注册

张彦红:保护被性侵儿童 避免歧视和二次伤害


来源:凤凰公益

自动播放

2017年3月2日,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(以下简称“女童保护”)与凤凰公益联合主办的2017年“女童保护”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召开。全国妇联权益部副部长张彦红作为座谈会发言嘉宾,在活动现场接受了凤凰公益的专访。

2017年3月2日,由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(以下简称“女童保护”)与凤凰公益联合主办的2017年“女童保护”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京师律师大厦召开。“女童保护”发布了《“女童保护”2016年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》。据“女童保护”统计,2016年平均每天曝光性侵儿童案例1.21起,同比增长近三成;农村地区曝光案件首次高于城镇;熟人作案近七成,超六成性侵者为多次性侵;我国儿童防性侵教育现状形势仍旧严峻。

全国妇联权益部副部长张彦红作为座谈会发言嘉宾,在活动现场接受了凤凰公益的专访。以下是采访实录:

全国妇联权益部副部长张彦红

凤凰公益:您如何看“女童保护”发布的《2016年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》? 

张彦红:我觉得这个报告还是挺有价值的,虽然它样本量不是很大,主要是从媒体曝光的案例做分析,比如说它提到2016年的数字可能会比2015年有上升,我觉得案件的上升有多方面的原因,一个是媒体现在比较发达,有了这样典型的个案会很快曝光出来;还有一个原因是人们这种对儿童保护的意识在提升,当孩子被侵害了,家长可能就不会像以前觉得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,所以不报案。现在可能越来越多家长会选择报案,所以媒体报道的数字可能会比原来有所上升,因为它毕竟只是从媒体报道事例来分析,它不一定是说这一类案件真的上升了多少,我觉得这可能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凤凰公益:儿童遭受性侵害对他的身心造成很大的影响,妇联对这些儿童心理救助方面有什么样的工作?

张彦红:我可以讲一个案例,这个案子是发生在河北,也是这两年一个案子。受侵害的小孩年龄非常小,只有7岁,而且是亲戚作案。当时这个案子发生以后,当地的妇联,除了对她进行法律援助之外,就是给她做了一些心理调试方面的服务,因为她年龄还很小,而且有一些对她今后生活这种影响其实可能是不太好估量的,所以就是也请了心理方面的专家去做一些服务。社会上还是会对这样的受害孩子有歧视,甚至是她的家庭,所以当地妇联也会告诉她周围的人不要歧视,更多的应该给予她关爱和温暖,我用这个案子来说明,其实这种对被性侵儿童的保护真的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,肯定要以儿童利益最大化,尽可能把对她的伤害减到最小,而且避免在媒体报道的时候,或者说在案件办理的过程当中对她的重复伤害。

凤凰公益:您怎么看待“女童保护”所做的儿童防性侵教育,跟妇联的工作有什么样的结合吗?

张彦红:我觉得“女童保护”做的这个事情还是挺有意义的,而且跟现在妇联做的很多工作也都是相同的,而且我注意到“女童保护”发布的这个报告里,其实是现在在二十八个省份都开展儿童防性侵教育培训,很多是和当地妇联在合作,因为“女童保护”组织志愿者到当地去,肯定会有当地的机构人员要给她们支持。我觉得大家的目标真的都是一致的,就是怎么为女童保护,为儿童权益多做一些事情。

凤凰公益:在儿童保护方面,您有什么样的呼吁?

张彦红:我觉得儿童保护真的是个系统的工程,真的是需要各个方面都来努力,比如说立法机关它需要完善这种相关的法律,政府是执法主体,政府相关各个职能部门真的是要去严格执法,把法律规定要落实下来,因为有一些其实不是没有法律,已经有法律了,但是法律是不是得到特别好的贯彻落实的问题。然后比如说对于妇联这样的群团组织,其实就是我们怎么为妇女也好,为儿童也好,尽可能提供我们的服务。像媒体,因为媒体也要履行它的社会责任,一般说媒体是社会的良心,真的我觉得媒体在这方面其实要做的工作也很多,在宣传报道的时候,怎么既引起社会上对这一类违法犯罪行为重视,但是同时又不过多渲染一些犯罪的细节,然后保护受害人的隐私,其实在这方面也是可以做很多工作。其实包括企业,也要履行社会责任,刚才“女童保护“的负责人孙雪梅提到她们基金还是人比较少,而且可能资源也不那么多,也缺资金,如果有更多的企业能更好的履行社会责任,多给公益组织一些支持,我觉得儿童保护这个工作可能会更好,真的是大家都在努力。

[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 ]

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张彦红:保护被性侵儿童免受歧视和二次伤害 http:/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7/03/06/ee7539ea-cff4-4261-bd27-fc5b51cc037d.jpg

频道推荐

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

凤凰公益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