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公益先锋阚丽君:第一女主持缘何做上了公益


来源:凤凰公益

自动播放

她,是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,在1980年新星音乐会上她打破报幕员三句话台词的陈规,主动加词同观众互动,一举成名;她又先后主持了央视春晚、香港回归、澳门回归及各种国家大型活动,得众多赞誉; 2014年,她又华丽转身,担起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一职,全身心投入到公益事业中。公益先锋本期人物,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。

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

她,是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,在1980年新星音乐会上她打破报幕员三句话台词的陈规,主动加词同观众互动,一举成名;她又先后主持了央视春晚、香港回归、澳门回归及各种国家大型活动,得众多赞誉; 2014年,她又华丽转身,担起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一职,全身心投入到公益事业中。公益先锋本期人物,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会长阚丽君。

以下为访谈实录:

凤凰公益:阚老师你好,欢迎做客本期《公益先锋》,首先跟凤凰网的网友们打个招呼。

阚丽君:大家好,我是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因会的会长阚丽君。

昔日华彩 “中国第一位主持人”

凤凰公益:36年前的新星音乐会,您打破常规的主持风格,带给文艺舞台一股新鲜之气,您也被誉为中国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,您怎么看待这个称呼?

阚丽君:应该说我很幸运,在从事我喜爱的这份工作时,赶上了1980年的首届新星音乐会。那是非常让人感动的一个夜晚,在80年的中秋夜,首都体育馆18000张票三个小时被全部抢光,在这之前《北京晚报》做了一些预热宣传,关键是大家对新星的喜爱,因为他们唱的歌曲比较轻松,优美,然后我在那一个晚上改变了常规的报幕,甚至可以说那个晚上,很多人看完了演出,一夜都不想睡觉,很兴奋,他感觉在生活当中,好像真是一股春风来了,我们的生活好像又有了新的感受。所以说,我很幸运在这个晚会中担当了报幕员,也正是那一个晚上的演出后,被大家誉为中国的第一位主持人。

凤凰公益:这是您在80年带来的突破。

阚丽君:对。

凤凰公益:我们也了解到,在1989年到1990年,您是连续三年主持了央视春晚,然后在澳门回归、香港回归等国家级大型活动中也担任主持。这段国家级的主持经历有没有给您带来一些特别的感受和体验呢?

阚丽君:有些人说我创造了好多个第一,第一次把报幕员转为主持人。中央电视台当年自己是没有主持人的,那个时候都叫新闻记者,而我是他们连续外请的女主持人,很多都管我叫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,实际我是中国歌舞团的节目主持人。我庆幸自己连续在中央电视台春晚上亮相,同时又是唯一一个外请的女演员,主持香港回归、澳门回归,是组织上的信任和大家的认可。主持一次一次的大型活动历练了自己,人就是这样,有的时候感觉爬楼梯有吃力的地方,你一定要坚持下来,抵住压力就是一个进步。

凤凰公益:赵忠祥老师在多次在场合说您是中国第一女主持人。

阚丽君:天津的一个娱乐节目说,赵老师您是我们中国最有名的第一位主持人,后来赵老师说,这个好像不太准确,真正的第一个主持人是叫阚丽君,她是新星音乐会的主持人,因为有了那一场音乐会,中国才有了主持人这个称呼。

凤凰公益:不仅是主持,听说您还演电影、电视剧,唱歌,是影视歌多栖发展的全能艺人,那您最喜欢哪个身份?

阚丽君:我个人感觉艺术是相通的,你去主持,要是一点音乐都不懂的话,你不知道在哪个地方去加重它。对我来讲呢,主持人可能更锻炼人,跟唱歌不太一样,唱歌你自己投入,别人反应怎么样你不用管,但主持人要随机应变,而且要博学,就像一个海绵似的,不管到什么地方,都希望去吸收更多的知识。主持人个性太强也不行,必须要入乡随俗,主持人是对综合指数要求非常高的一个艺术行业。

凤凰公益:对,就像我们演电影有台词,唱歌有歌词,有调,但是主持真的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。

阚丽君:对,你要带领整场活动的气氛,甚至要把每个观众的心态、演员的心态,都要仔细揣摩。

凤凰公益:这其中有您特别满意的作品吗?最喜欢哪个作品?

阚丽君:我最近可能更集中精力于画画。你说最喜爱的,我想是画画了。我觉得玩着玩着就真的玩成大家认知了,就感觉画画的空间特别大,而且给你的后半辈子的生活有一个寄托。但是主持是一定的,它已经是阅历了,到最后拼的不是长相,可能是你丰富的内涵。

临危受命 赤拳接手儿艺会

凤凰公益:我们都有一个疑问,当年您是镁光灯下活跃的一位艺术家,您有想到有一天会进入公益领域吗?

阚丽君:我绝对没想到。以艺人的身份,我做过一些公益活动,但是我绝没有想过自己来掌管这件事业, 因为我认为做公益首先要有很大的财团作为后盾。但是走进这个大门了,我觉得不光是财力了,而且需要全心全意。现任儿艺会的会长,最大的感触是责任。形象比喻一下,今年是鸡年,感觉自己像一只老母鸡,护着这个、护着那个的同时,还要带着团队往前行。

凤凰公益:我们知道儿艺会虽然是文化部主管,但是当年发展并不是那么顺利,而且您在接受儿艺会的时候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,为什么决定临危受命担任儿艺会的会长呢?

阚丽君:民政部有个政策,70岁以后不允许再任职了。所以我们的老会长希望我来做法人,他继续干,当时我拒绝了,因为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。然后他又找人劝我,他跟理事们也征求了意见,中国歌舞团的领导,文化部的领导,他都说过。不久后,老会长住院去世,儿艺会群龙无首。老会长的夫人是我很敬重的西友集团的一个董事长,叫刘秀玲,也是我们的劳模,她说她先生非常不容易的坚持了十来年,为这个基金会,甚至拿自己家的存折出来给大家开支。我觉得老会长毕竟是你的老领导,你追思他不如还他一个愿望,我觉得我接受的时候也是情感性的,我是哈尔滨人,祖籍山东,仗义就接下这份责任。我清楚记得是2014年的正月十五的晚上,谈到很晚很晚回家。你真当家了你就要有责任了,它的基础不好,它有很多问题,一系列事情都摆在那,比较艰难。那一晚上也是一个转折,自己心态上发生了一些变化,昨天的阚丽君好像已经忘记了,今天的阚丽君要重新开始,接受一些现实。

凤凰公益:这段时期您后来形容说,好像是从坑里往上爬,每一步都很艰难,您为了应对这写困难具体做了哪些事呢?

阚丽君:我上任以后呢,首先我们资金不是很充足,还有老会长曾经遗留下的一个问题,对方要起诉我们基金会欠他600多万,本来没有钱,还要欠600多万。我去了派出所一趟,作为法人,你要录口供、照相、按手印,我当时就楞了,我到过地方都是鲜花掌声,怎么到这就跟审讯犯人似的,我说我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这是它的形式,你要接受。去完派出所没几天,又接到一个传票,说要上法庭,我当时又楞了,当时我虽然我很刚强,但是那个嘴上的大泡就起来了,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

当时我接到起诉书,脑子嗡嗡的,坐在那里我傻了,谁都不知道你的内心。600多万,如果人家真能打赢的话,我该怎么办呢?但是我坚信不会是这样的,所以我去跟人家去聊,去商量怎么办。不管怎么说,这是老会长的事情,如果真的欠600万的话,即使他走了,但是基金会还存在,我作为法人就要承担。所以这个压力确实挺大的。这个家,真的太难当了。但是我特坚信的是,对方不可能是真的有事,一定有问题,经过我多方面请教,用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最后对方撤诉了。

来了以后,我先整顿了基金会以前遗留的问题。以前我们打交道的人都是彬彬有礼的,基金会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,什么性格的你都得接受,有时候他比你还横,甚至他觉得我做公益就应该这样,怎么还要交管理费,我做好事就应该表扬我。有的人甚至,他变着法的拿着你的印章出去搞名堂,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,你都得去慢慢治理,所以真的挺不容易。

凤凰公益:都要忍。

阚丽君:忍着,慢慢来。过去的事情太复杂,现在好多人见着我说,我变得越来越成熟了,我讲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你天天都要面对这些事的时候,你无形就长大了,你心胸也变了。

凤凰公益:那您认为儿艺会现在从那个困难的时期完全走出来了吗?

阚丽君:现在我们应该说是非常不错了,过去我们的问题有些人很了解。不到三年的时间,由于我的母亲是2016年的4月份走,我是2014年接手基金会,两年多时间,家里、会里的事不少,对于我个人来讲,走到今天我还是比较满意的。

凤凰公益:我记得看了一个报道,在您上任一年之后,儿艺会的各项指标在一个权威检测中全部合格了。

阚丽君:对,这是大家的力量。第一特别感谢社会,大家可能对我过去的印象不错,挺支持我。第二,领导关系,他给我一个好的环境让我继续发展。因为我有个好的团队,大家很努力,另外我觉得我的运气还好。

凤凰公益:儿艺会现在真的是在您的带领之下步入正轨了。

阚丽君:是,我们好多专项基金的加入也是一股力量。总而言之,我觉得公益是一剂良药,当你吃上这个良药的时候它是对你人生的一个治愈。你去做公益,这是最好的一个心态。我们现在物质生活有了,精神世界的匮乏我应该去做点公益来充实,当你把爱给了别人,那种满足和幸福与物质的满足完全不同。

凤凰公益:目前有哪些突出的公益项目?

阚丽君:我们有几个好的典范,“女童保护”是其一,之所以我觉得它最有代表性,是因为我们很多女孩子没有意识到未来她们都是妈妈,如果女童保护的工作如果没有做好,就会带来一个家庭的问题。所以我曾经也在女童保护的政协会上跟大家一起谈政府要重视,我们做什么事一定要从娃娃抓起,另外我们帮助了很多妈妈,对很多孩子进行教育,到这些边远山区开展工作,社会也非常认可,给女童保护颁了好多奖项。还有我们的“美丽公约”,即是文明旅游。还有很多偏远山区没有老师,只有三两个人教孩子,我们给老师一些软件,辅导一些老师,然后这些老师再帮助这些孩子做艺术熏陶。我们的项目很多,可能不是轰轰烈烈,马上看到什么,但是我们都是做着一些基本工作,等到我们三年后会看到成果。2016年,儿基会刚过完30年大庆。2017年,我们有一些重点,比如说文化方面。

最近有一部电影叫《爱你的人》,彭丽媛是艾滋病形象大使,她唱的那首歌就叫《爱你的人》,我们拍成电影了。2017年是艾滋病的30年,也是禁毒的30年,两个30年都恰好在2017年。我们这部片子是首部反映了儿童与艾滋的一部电影。有的人说艾滋病是大人的事,但是他们不知道,艾滋病患者走后留下了很多孤儿,这些孤儿又要有一个家,我们就根据这个原型拍的这部电影,非常感人。电影讲述的是,一个艾滋病人,他知道自己活不长了,所以把所有的房子卖掉,然后租了一块地,把40个孩子集合在一块,他自己来当老师。这样的事情拍成电影很感人,我们今年重点用艺术的手法来向大家宣传禁毒和抗艾的问题。

前两天我去了广西,广西位于越南边境,贩毒人群很多,春节快来了,我们去给警嫂和孩子发放慰问金。她们看完这个电影后哭了好几次。她们说用这种艺术的方法而不是说教更有感染力。比如说预防艾滋病,我们一般开个会,发一点避孕套就完事。实质上这类宣传,最好是用这种视觉来冲击他。那些领到了慰问金的警嫂说,她能不能捐出一部分来给我们这个组织来做这种好事,她的老公是禁毒的大队长,还有其他人的老公是监狱的,能可以看到那些贩毒人员家破人亡。我们做这份工作,我觉得有价值。我们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,就是用艺术的手法,电影、比赛,还有培训,来增强孩子们的爱国意识,文明礼貌,孝道等。

凤凰公益:您刚刚提到艾滋病电影,相信它能起到很好的社会警示作用。比如开大会,它的一种硬植入,但是像电影这种艺术作品是一种软渗透,它会慢慢影响到人的心理认知。

阚丽君:是,他们决定报到厅里,然后发给各个城市禁毒部门,组织大家来看。

凤凰公益:希望这部电影能影响到更多人。

阚丽君:对。

凤凰公益:我想问您一个比较尖锐一点的问题,有人评价说现在基金会筹款能力不足,您认可这个观点吗?

阚丽君:我认为在中国做公益,不像西方人那样积极,国外它有这种文化,他们觉得我得到了,就应该再给予别人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。

凤凰公益:反哺。

阚丽君:而现在我们呢,觉得是自己的东西了,我就尽量不付出了。

凤凰公益:好。那对于改善中国人这种心态,您有什么好的方法吗?

阚丽君:这是个特别深刻的课题。你怎么样叫人家心服口服做公益,那我就想要从娃娃抓起。我们的孩子还是一张白纸,有的年纪大了已经形成很多理念了。我跟我的同事们讲,尤其是幼儿园,比如说春节快到了,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给压岁钱。你哪怕拿出一块钱,十块钱来做公益。你比如说,我这一个月能不能捐十块钱或者我这一年捐十块钱,我坚持下来。孩子如果有了这么一个意识,就是好事。我们政府为什么去支持公益,实际上一个城市文明程度和一个国家的生活指数的提高,通过公益就能看出来。大量的人想去做公益了,说明你的文明程度和你的经济水平达到了。有的时候我们自己数据报的挺大,实质上还是有一些问题的。

而且我觉得,身体讲究平衡,你要是不平衡,一定会得病的得理财也要平衡,大老板财富达到一定程度的人,一定要送出去一部分。无论是《易经》上讲,或者是民间讲,一定要学会给予,给员工也行,给慈善机构也行,一定要做,这是一种平衡,对你的事业也有好处,对你个人也有好处。如果我们大家慢慢意识到了,那他就愿意去做捐赠。但是现在往往变成有镜头,有报道了,我赶快做一下,他从心里不明白捐赠后好在哪儿。人一定要真的懂得平衡,有进有出。

凤凰公益:现在都把公益讲成一种事业了,你不仅在帮助别人,也是在提升自己。

阚丽君:对。而且我还跟他们讲,当你真的走在公益路上给予别人的时候,看到别人笑的时候,你的内心真的比吃什么都甜的原因是,你自己又净化了一步。我以前也做公益,但我可能更形式,现在呢,好像有点职业病了,特别希望自己能做到哪就做到哪,还呼吁其他的人来做,有的时候我也很尴尬,也许你是这种心情,别人并不是特别理解。

凤凰公益:对。我还听过另外一种说法,说我国的公益基金有点过渡依赖政府,你认可这个说法吗?

阚丽君:过去我们都是分配制,我们都是国家的人,工资不多,但是福利还可以,连肥皂都发,电影票也发,白糖、豆油都发。

凤凰公益:对,计划经济。

阚丽君:现在你让大家从自己口袋里拿钱去买票,大家不习惯。不是缺这点钱,而是没这个习惯,觉得买票没面子,我宁可多送你点东西,你把票送给我,中国人的好多习惯有这个问题。在西方来讲,它很正常,你付出劳动了,我就要给你报酬。这样的事我们国家有很多,不能说是谁好谁不好,就是一个引领,习惯。

凤凰公益:总体来看的话,我国儿童公益事业,您认为现状如何?

阚丽君:总体来看还是不错的。现在生活水平好了,当自己物质条件都满足了,有能力的时候,还是愿意帮助别人。我们未来的公益会越来越好。比如说我们国家有《慈善法》了,有“慈善日”了,另外,民政部严肃的处理了一些草根。我们3•15打假,除了一批山寨团体,那名字净是“中国国际”的,国字头特别多,结果都山寨版。现在民政部管理更加严格,经过规范发展越来越好。我们是靠国家保护的正规军,我们就更从容的来开展工作了。

华丽转身 公益机构女掌门人

凤凰公益:你现在是完成了从明星到公益人的转换,或者是华丽的转身,听您说过,以前自己是一个很高傲的人,但是做公益之后,心态改变了,把姿态降低了,我们该怎么理解这句话?

阚丽君:很多东西好像是天意,你不知不觉接受了这个位置,它会让你不得不变,因为面临的是现实,如果你带着原先的那个脾气去谈事,估计人家更不理你了,本身你就是求人帮忙,你还端着。我觉得有一次最受教育,我去找民政部的一位领导,去谈我们的情况,人家说没时间就坐着等两个多小时,最后等到人吃完饭回来见了一下,其实人家心里知道你是谁,什么都明白,人家想看看你是什么态度。可能我的行动、举动感动了他,他就会全心全意帮助你了。虽然是感动了,可是出了门我也不舒服,我就跟我同事说,只能告诉我自己忘记昨天,重新开始。

阚丽君:走进公益圈子,对着镜头我应该说真话。确实有很多不同点,因为大家知道我当艺人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舞台、鲜花、掌声,灯光下的亮丽,可是公益圈不是这样的,什么样人都有,接触的人来自于各个方面,这是一个最大的反差。看惯和看不惯的都需要接受,都要忍,甚至你还要忍着跟他们聊,想尽办法,这里的故事挺多的。

那总而言之,这一切也是好事,一个人多方面去学习,多方面去接受,实际这就叫生活,也叫日子。现在回过头看过去,可能太单一了,甚至太欠缺了,如果我70岁以后的时候再回忆的时候,绝没有我现在这十多年的丰富,现在的我乐在其中的去接受了公益两个字,也愿意做一个有所创新的公益人。

凤凰公益:那您在这个过程中吃闭门羹的机会多吗?

阚丽君:我觉得还好吧。说句实话,应该感谢我曾经当过主持人的经历,大家对我挺照顾的,我们能走到今天,帐面上能有这样的数字,感谢外界多方面的帮助。我觉得这有归于你曾经的业绩。

凤凰公益:关怀。您曾经做明星,肯定也带来很多的资源。

阚丽君:对,我有一个特点,就是挺热情的,我帮过很多人。人家有活动找我,只要我能做的都做了,不像有些人,可能先讲价。我就是先干活,所以很多人说我傻乎乎的。

凤凰公益:踏实能干。那您在做公益的过程中,做过哪些尝试和努力呢?

阚丽君:我觉得大部分艺人还是特别好的,比如说谭晶、吕继宏、吕薇、李丹阳,还有一些其他人,跟我合作过的都特别好。只要是说我有时间、有空,都挺热情的,你比如说我的艺术顾问,我请到阎维文、濮存昕、还有张国立都特别给我力量。

凤凰公益:您是演艺界的前辈,号召力很大。

阚丽君:我自己心里头也有一种想法,我能给别人什么,我能带给他们什么,总是觉得欠他们的,想再帮他们做些什么。人家对你太好,人家也给你面子。我们紧急的请到几个人在16年的六一赶到革命老区金寨。那个金寨出了一百多位将军,那是一个为新中国成立死了十万多人的一个寨子,大家都知道那是一个红色的金寨县,我们六一赶过去慰问孤儿。我们大家都挺辛苦的,因为坐完飞机还要坐汽车,反正挺辛苦的。

凤凰公益:对。但是换个角度想,也许您带给不了他们什么,但是公益能带给他们更多的东西。

阚丽君:我觉得他们不是冲我了,他们其实也是冲着公益,冲着这些孩子,只是我招呼了大家,所以后来又一些人说,只要有空都愿意帮我。

凤凰公益:您是演艺界的前辈,您也形容自己是公益界的新兵,会担心别人说你不够专业吗?

阚丽君:一定的,我这人就是很透明,我见人就说我不懂,我就跟人学习。做活动我敢说,在舞台上,只要话筒给了我,我敢说谁不如我,就是我自信,我觉得我有一定的能力。但是在公益上,我经常请教他们,经常请一帮朋友来请教这事怎么做,然后让他们出主意,靠大家,任何一个人不可能全能,但是我会慢慢学的。

凤凰公益:把姿态降到很低。

阚丽君:对,所以说当你自己先把心态摆正了,一切都会好的,所以往往说谁是最终干吗的呢,是你自己,没有其他的。好与坏是自己来说的,就你自己先清醒,最怕自己老是这样想那样想,有什么呀,不对,不会就是不会。

凤凰公益:把自己绕进去了。

阚丽君:对,不会就不会,慢慢来嘛,再说一点,总有会的人。

凤凰公益:那您给您这三年的表现打几分?

阚丽君:应该说快三年了,还有三四个月。真正任命书下来是4月份,快三年了,这三年给自己评分,应该说是尽心尽职了。有的人说你别太累了,你自己玩命干吗,就是给自己家干事似的,实际上已经是这样了。就好像有一种虚荣心,做什么就得做好,不能让人家笑话,做什么事情都要认真,所以给自己一个评判的,我用我最大的努力来做这个职位,然后也担当了自己所应该做的事情,我觉得分数不重要,关键就是我已经尽全力了。

凤凰公益:2016年是儿艺会的30周年,现在儿艺会进入了下一个30周年,您对于它的未来还有什么期待?

阚丽君:有前面的两年多的积攒和学习,我相信再给我五年定下一个五年计划,老百姓的心里会有一个儿艺会位置。我应该给自己一个目标,向孩子王进军。带领着更多的孩子能有一个我心目当中所规划的未来,把他一些习惯和我们能做到的给予孩子,请更多的艺术家来加盟到我们队伍中,帮助那些弱势的有艺术之梦的孩子,还有一个道德方面的,在很多方面我们都要去努力的培养更多的孩子。

凤凰公益:最后一个问题,如果再给您一次选择的机会,您当年会不会还是义不容辞的卸下明星的光环去做公益呢?。

阚丽君:现在好像我已经对明星不太像过去那么依恋了,那个时候觉得名气好像特别重要,我必须要放在一个什么位置,现在我能把心态摆的特别好,好像更务实了,觉得那个梦它已经过去了,更实实在在的是面对现实你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,如果再来一次完成人生的话,我觉得今天的价值要大于以前。

[责任编辑:廉竞炜 PP003]

责任编辑:廉竞炜 PP003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公益先锋阚丽君:第一女主持缘何做上公益 http://d.ifengimg.com/w120_h90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7/01/18/c6f2b0ba-fc0a-4a15-970f-d00059c1fff3.jpg

频道推荐

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

凤凰公益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