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公益先锋孔维:传梦公益点亮孩子心中七彩的梦


来源:凤凰公益

自动播放

她是北京电影学院96级明星班班长、北京人艺演员,曾在《太阳照常升起》等多部影视剧中大放异彩,亮相威尼斯电影节。在演艺巅峰时期,她为了5个闷死在垃圾桶里的毕节男孩,她选择回到家乡贵州,创立传梦公益基金,发起“资教工程”项目,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,著名演员、传梦基金创始人孔维。

她是北京电影学院96级明星班班长、北京人艺演员,曾在《太阳照常升起》、《命运呼叫转移》等多部影视剧中大放异彩,亮相威尼斯电影节。在演艺巅峰时期,她淡出银幕结婚生子,为了5个闷死在垃圾桶里的毕节男孩,她选择回到家乡贵州,创立传梦公益基金,发起“资教工程”项目,为改善山区孩子的教育现状不断努力。如今,她重回公众视野,希望借助更多人的力量帮助山区留守儿童。她就是本期公益先锋,著名演员、传梦基金创始人孔维。

著名演员、创梦公益基金创始人孔维

凤凰公益:兼顾演艺和公益,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孔维:其实做演员有一个特别不好的地方,就是经常自己说了不算,它是一个很被动的工作,我对这个职业其实非常喜欢,但是唯一这点使我特别无奈,它的职业特性就是这样的。做公益和做演员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,当然了可以借助演员的身份去做更多的传播,但是我觉得有一点是非常好的,就是让我更淡定了,“强大”这个词以前跟我是没有关系的。我小时候胆特别小,但是我真是觉得做公益这几年给了我很多的力量,让我很多时候可以定夺,更加相信自己。

发起传梦公益“资教工程” 助力山区孩子教育改善

凤凰公益:为什么要发起传梦公益基金?

孔维:我是传梦公益基金创始人,我们做的项目叫资教工程,资是资源的资,意在整合更好的教育资源给到乡村的孩子,我们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口号是“寻找讲台上那个人,给孩子一个七彩的课堂”。我们支援贫困山区师资力量的建设,长期“资教”于乡村教师,而不是短期“支教”的志愿团体。截止2016年,传梦公益基金共有资助小学12所,资教教师48名,受益学生2700多人。

我做公益很多年了,真的有十几年了,我关注的项目基本上都是跟孩子有关系的。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,也是因为一则社会新闻,让我注意到了贵州毕节五个孩子死在垃圾筒里,他们都是留守儿童。其实我现在去资教学校,特别不愿意让孩子们背上这样的标签,我觉得这个标签挺残酷的,那个时候让我开始意识到有这样一群孩子,但是我们能做什么真的不知道,最原始的想法就是拿点钱,做公益不都是这样吗,拿钱解决问题,能解决什么问题呢? 然后才发现,现在农村最缺的真的不是物资,是教育。为什么要做传梦公益基金资教工程,它跟教育有什么关系?

首先我们关注的是孩子,留守儿童。大量的留守儿童因为父母长期不在身边陪伴,他们的教育和他们的情感疏导都在学校,可是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呢?不是我们现在能在大城市里看到的那样子,课本都很齐全,老师的精神状态都很好,就是因为太偏僻了,那些学校可能常年只能保证语文和数学,而且老师也是老龄化,就是因为年轻人不会往那走,年轻人有能量的都往外跑。

凤凰公益:您所看到的山区学校,教学硬件条件怎么样?

孔维:其实还可以,国家做了这么多年的基础教育,现在有很多贫困的地方,修的最好的就是学校,但是它没有老师,所以我们经常挂在嘴上一句话,就是再好的校舍,如果没有站在讲台上那个人,它不过就是一堆石头房子。

凤凰公益: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叫资教,而不是支教的原因?

孔维:对,我们打破传统的支教,传统的支教有短期性。就是我一直说这个公益项目曾经给很多的孩子带来了帮助,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它的一些短板。虽然说大学生支教,很多大学生去了,也很有热情,但是他们可能在那待的时间会很短,短期支教。第二个就因为这个短期,让他们不能够与当地的孩子和教师有一个更好的融合,还有可能连语言都沟通不了,因为你知道我们那的少数民族很多,就我们现在的学校有很多都是双语,双语不是英语。

凤凰公益:是方言。

孔维:对,是当地的少数民族地区的语言和普通话这样双语进行的,所以其实我们也一直在说,教育本身它就应该有地域性,我们不应该把乡村教育都按照城市教育的这个方向来做,它一定有它的特质。

凤凰公益:都给孩子们上什么样的课?

孔维:我们基本上补的都是音乐、美术、体育,包括计算机和英语这样的辅课课程。

凤凰公益:这些老师哪里来?

孔维:我们以资教学校为基点,面向社会招募,我们先遴选学校,选择了学校以后,以学校所需课程,开始制订教学课程,然后定向招老师,当地的大学毕业生应届或者是往届的都可以,只要你有这个资质,然后通过试讲和遴选,口试、笔试都有,择优录取成为我们的资教老师,我们发工资,给他们做定期培训。

我们招的资教老师以当地人为主,我本身就是家乡人,我再有点这个情怀,也愿意留在家乡。而且有很多大学生毕业以后,在大城市就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吗?未必。如果是这样,干嘛不回去。我离开贵州已经20年了,但是我为什么还要选择回去反哺我的家乡?我们每个学校有一个条幅,写着“学习的目的不是为了脱离贫困的家乡,而是为了让家乡脱离贫困”,我希望这些年轻人,也能有这样的意愿,年轻人学到知识走出去,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自己的发源地,这个地方谁来维护?靠的是我们。

今年传梦公益基金有一个大举措,当然也是我们酝酿很久了,我们希望以贵州为基础地,做一个“百校计划”,现在已经得到贵州省政府的一些认可。我们希望资教工程的老师能站出来非常荣耀地告诉大家,我有这样一份职责。

黄晓明、陈坤等12位明星助力“资教工程”

凤凰公益:明星做公益的号召力是显而易见的,有没有想过拉上更多有影响力的人加入进来扩大项目宣传?

孔维:今年的“99公益日”,我号召了很多明星朋友帮忙做宣传。包括今年年初,黄晓明、陈坤、Angelababy等12位明星响应我的号召,我只是发出了一条信息,就是“你能给我一张照片为‘资教工程’发声,在T3航站楼做公益广告宣传”, 我认为这12位明星当中一定有拒绝我的,拒绝的话我就把我自己贴上去,我可以做替补,12位明星哪怕有2个人能给就好。结果12个人全部给了我照片,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拿事儿说事儿,我不需要为难自己,为难别人。

我们班黄晓明、陈坤,每次在我需要他们,这两个人都很给力,祖峰也是,祖峰甚至说“老孔,有什么事儿你就随时叫我”,我觉得大家其实都是有这个心,苦于有时候信任度不够,不光说你是我的同学我就要信任你,还是要看你做的事儿。

凤凰公益:您和赵薇、陈坤、黄晓明等这些同班同学,现在演艺道路上可能有些不同,会有心理落差吗?

孔维:有,不可能没有,我记得看过一个报道说我的戏没有他们演得好,但是我公益做得好。这个绝对不是我说的,我是想说我的身份是演员,第二我才是公益人,当然其实现在来说,这两个是不分彼此、齐头并进的,因为两个都是我在非常认真对待的事情,可以说是全情投入。虽然之前别人看我觉得有点不务正业,但是回过头来想,我现在为什么这么投入,也是我觉得这两个事儿都是分不开的,我都很爱的。

一开始有记者说,孔维你已经淡出很久了,为什么会选择《我是演说家》这样一个活动重出江湖,我说错了,我选择这样一个方式回来,只是为了让大家看到我的公益项目,如果我在演艺上要选择这样一个道路回来的时候,我一定会拿作品说话,不要以为孔维真的是在这个行业里混不下去才去做公益的,这个嘴我早晚就把他们封掉,当然了现在还没有。

凤凰公益:期待你有更多的好作品,说不定还能参与很多公益影片的拍摄。

孔维:现在我已经有朋友要拍电影跟学校有关系的,就开始用我们学校的名字了。

公益并非捐钱这么简单 呼吁大家做有效公益

凤凰公益:做公益会耽误时间,而且有筹款的压力,不如专心去演戏,挣了钱然后捐给自己的项目,你觉得可能吗?

孔维:以前我会这样做,但现在不会,因为我现在觉得做公益如果只是拿钱这么简单就太容易了。我一直想呼吁大家一定要理性做公益,做有效公益。而且我们也真的是因为走了那么多学校,看到好多无效公益,捐资人也拿了钱了,这个事儿也办了,可是它能解决什么问题,有很多音乐教室,甚至有可能连钢琴都给孩子们配了,但是没有老师。那些东西对于孩子们来说,就是一个认知,我知道这是钢琴,它叫钢琴,它还可以发出声音,但是它有什么用,孩子们不会用。

凤凰公益:其实在有些地区,电脑也是一样的,捐赠电脑的人,尤其是二手电脑的人很多,但是在学校里是没有老师来教,电脑成了摆设可能还占空间。

孔维:没错。这些捐资人的心眼儿好啊,孩子们太冷了,给他们捐空调,到了山里那个电都带不动的,所以我就说一定要做有效公益,要理性去做公益,我们现在做公益不能说看到谁穷,我就拿钱给他,这一定是不对的,而且为什么我开始做这个项目,就是因为当初贵州晴隆县光照镇规模小学的校长龙江跟我说“我真的不希望孩子们学会伸手跟人要,张嘴跟人哭穷的习惯”这一句话太打动我了。

曾帮白血病孩子筹款10万 激励自己坚持做公益

凤凰公益:你怕人家说你做公益是炒作自己,获取人气吗?

孔维:以前怕,因为你做的太少了,现在谁愿意谁说去吧,我也不在乎。15年前,我第一次真正有意识开始做公益,是帮一个得白血病的孩子酬到10万块钱,这个事儿对我的激励特别大,因为那个时候我又没有钱,又没有地位,也没有名气,我怎么就能帮这个孩子酬到10万块钱,我什么也没干,怎么就干成了这么一个事儿?就是觉得很激励自己。

凤凰公益:有一些全职做公益的人,他们的收入是很低的。

孔维:对,这也是我要呼吁的,大家不要一张嘴就说你们不是做公益吗,干嘛还要钱?我可以告诉你孔维可以不用钱,甚至孔维可以倒贴钱,但是我想说我身边的这些全职人员,如果你要求他们跟我一样,都自带干粮来的话,那我想告诉你公益就没有人干了。

受妈妈言传身教 带着儿子一起做公益

凤凰公益:你也是一个妈妈,平常会带着儿子一起做公益吗?

孔维:我儿子第一次跟我去做公益的时候才3岁多,那是他第一次到农村,第一次看到活的猪,她之前没见过猪。他会嫌弃那些小朋友臭,但是也就花了几分钟的时间,他们就混在一起了,再也不嫌臭了。而且我认为公益是需要去传播的,除了公众的,家庭也很重要,其实我能做公益,来源于我妈妈。

这个故事我也跟很多人讲过,小时候我妈妈带着我去买菜,只要看见别人带孩子,她一定会去买这个人的菜,用她的话说“这样别人就可以早一点带孩子回家了”,这个给我的印象特别深。所以我儿子现在也是,他只要看见什么就会说“好可怜啊”。我昨天在家里说我的演讲稿,里头有一句话“留守儿童真的是蛮残酷的一个标签,意味着这些孩子可能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几次自己的父母”,他说“妈妈,那他的妈妈真的是不爱他,都见不到”,他说这些小朋友好可怜,他会有这种同悯心。

凤凰公益:做公益是源于一种对孩子的爱,也是希望这种爱能够继续传承下去。

孔维:对,像我们资教学校的孩子,父亲可以变卖家里所有的东西,但是不会给孩子买任何东西,爷爷也是这样,但是你要知道现在这个小朋友对我们的态度,哪怕我们到学校喝一杯白水,他都会先端给我们喝,一定不是这样的家庭培养出来的。所以我觉得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,他们的心都是干净的,我们给他们的是什么,他们就学到什么。

凤凰公益:我们一定要相信大多数人是感恩的,因为曾经有人来帮我们,我们希望未来能够帮到更多的人。

孔维:对。

[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 ]

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公益先锋专访孔维 http://d.ifengimg.com/w120_h90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6/11/30/b85aeb3f-99df-4c6c-a4e6-714e35cd1d79.jpg

频道推荐

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

凤凰公益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