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

公益先锋胡海泉: 做公益是对生命最好的“投资”


来源:凤凰公益

出道18年来,他一直致力于投身公益事业,关注贫困儿童救助、环境保护等诸多领域、担任数个基金会、多个公益项目的爱心形象大使,创作多首温暖人心的公益歌曲。如今,为救助脑瘫女孩程欣,他创建“医诺千金”,为贫困家庭大病救助按下“快捷键”,用心做不一样的公益。他就是本期公益先锋——胡海泉。

本期公益先锋胡海泉

他是华语乐坛人气组合羽泉成员、音乐制作人、创业者、天使投资人,音乐老炮儿、创投老司机、投资界网红……越来越多的时髦标签被加在他的身上,他不再只是一名歌手,更是在“跨界”中专注做事的明星大咖。

出道18年来,他一直致力于投身公益事业,关注贫困儿童救助、环境保护等诸多领域、担任数个基金会、多个公益项目的爱心形象大使,创作多首温暖人心的公益歌曲。如今,为救助脑瘫女孩程欣,他创建“医诺千金”公益项目,为贫困家庭大病救助按下“快捷键”,用心做不一样的公益。他就是本期公益先锋——胡海泉。

记住别人对你的好,忘掉你帮别人做的事

凤凰公益:在做公益这件事上,谁对您的影响比较大?

羽泉组合成员、天使投资人、医诺千金发起人胡海泉:我觉得可能还是我家里的影响,我爸爸妈妈其实是两个特善良的人,尤其我爸爸,从我小的时候起,他就是经常能够帮助很多人,他是不求回报的那种帮助,他是作家,所以很多的年轻作者来求他帮忙,或者让他给他们指引些机会的时候,他都会无私的去帮助,我觉得还是家庭的氛围影响的。

凤凰公益:从小父母会给您灌输要帮助别人的想法。

海泉:对,我爸爸一直重复的跟我说,我奶奶说的一句话,就是“你这辈子都要记住别人对你的好,但是你忘掉你帮别人做那些事”。

救助贫困大病患者,“医诺千金”按下公益快捷键

凤凰公益:您当时创立“医诺千金”这个公益项目的初衷是什么?

海泉:医诺千金其实是一个很专注于用非常好的诊疗方案,帮助这些大病疑难患者去解决问题的公益基金。它聚焦在这一点上来讲,所以才叫医诺千金,就是医生的承诺重于一切。那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“快捷键”,所谓的快捷键就是,我们往往可能筹到了款,但是解决不了最佳的诊疗方案,所以能够配比诊疗方案的同时,再去解决诊疗的救助款,其实是一个快捷键,真正能够解决真正实际的问题。我们过去也参加过很多的不同的项目,我们觉得救助的方向没错,思路没错,但就是效率不够高,那医诺千金我们希望达成的是这样一个,真正有效的,有一个是一个,每一个案例都争取达到成功。

凤凰公益:谈谈您第一次救助的白酒女孩,她一定是给您印象比较深吧?

海泉:对,因为我们医诺千金的第一个案件,也是始发医诺千金能够顺利的应运而生的,也是因为程欣的故事。因为小程欣,当时我从媒体里看到她的时候,她生活的状态是非常让人担忧的,然后她的病痛也给她自己和家庭带来极大的痛苦,而且感觉到是非常无望的一种状态,我觉得那个时候,在试图帮她去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,需要最新的高科技的诊疗方案,其次才是配比到相应的救助款,这种思路。另外,程欣在这个过程中,她也很有耐心,我们也很有耐心地看到这个术后的康复过程,还是非常有变化的。跟她过去那种痛苦的状态相比,缓解了非常多,向一个很好的方向去改变。看到这样的变化我们才觉得,这一整个事情,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,其实才有意义,才有价值。

凤凰公益:对受助者,后期有没有追访和跟进,了解他们治疗后的生活?

海泉:我们会希望能够把每一个案例都做到持续关注,直到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,当然我们知道,因为有些时候病症的事情来讲,并不是我们每个人主观的能决定的,所以它只要向好的方向去缓解或去发展,我们就会去努力的持续关注。包括像程欣这样的病症,它不是一次手术就能完全解决的,可能是数次的手术间隔,还有就是在这个间隔过程中的积极康复。那在康复的过程中,其实也是需要关注和救助的,因为它也是有很高诊疗费用的。

凤凰公益:您做公益事件直播、在众筹平台24小时内筹款100万,使医诺千金成为专项基金,您觉得是什么促成了医诺千金前期的成功?明星效应吗?还是什么?

海泉:我觉得名人效应的确是一个很好的起始点,但是如何能够发挥到现在的互联网的技术,社交平台的交互能力,这都远远超越过去的人与人之间的交互和媒体之间的传达,所以我们利用了这个时代里面独有的,无论是社交平台,自媒体平台,还是金融众筹平台,利用崭新的工具,这个是这个时代的利好,过去我们有心也不可能24小时就完成。

公益是一门“生意”,付出爱心要找对方式

凤凰公益:您的书《问泉》中有一篇文章写“公益是一门生意”,谈谈这是一门怎样的生意?您觉得商业和公益慈善之间是一种怎样的关系?

海泉:当然这个生意是带引号的,公益的确是一门“生意”,为什么呢?因为任何的一件事情要有效的推广,完成社会责任,其实是要符合一个社会的发展需求,另外它不能逆着所有人的价值观或者心理的习惯,所以我们有的时候看到,一个挺好的项目,一个挺好的想法推进不下去的原因,它可能在某些阶段来讲,不符合人性,或者是不符合这个阶段的社会发展的需求,所以我们是说应该顺应时代,或者是顺应现在的这个社会的状况。那么如果说它是个生意的话,就用生意的思维去看,如何能够影响更多的人,就像我们卖一个产品,希望能够触达所有的消费者,进行市场教育,得到最大化的销售,公益也是这样,希望某一个好的公益项目能够广而告之,然后让更多人去参与。

凤凰公益:您曾提出做公益,不拒绝营销。公益属于社会责任,营销却是商业手段,这二者怎样结合到一起?它的平衡点在哪里?公益项目怎样营销最有效?如何借助创新手段或新商业模式吸引更多年轻人的注意、参与?

海泉:这点是非常重要的,在这个时代,任何一个项目都需要深度营销,包括符合90后95后,甚至未来00后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共鸣点的营销,我觉得这不是坏事,是必须做的事情,无论是一个商业企业还是一个公益机构。所以公益机构更应该关注年轻人在想什么,他们的社会动态是怎么样的,他们关注的点和他们所生存的互联网世界在哪里,他们的价值观,集体的这种表现力是怎样的,甚至说我们去推广一个这样的公益项目,用的语境和文字其实都要符合他们这代的文化特质。我是觉得这样才能够共鸣和打动他们,每个人都有爱心,每个人都有付出爱心的机会,只要找对方式。

做公益要互补共赢,也要坚持底线

凤凰公益:您觉得明星或者商人做公益,有哪些是不能触碰的底线?

海泉:我觉得做公益的确是一个可以互补多赢的事情,但是它有一个真正的底线在于你核心的诉求到底是什么了?不瞒大家说,过去可能有一些其他的,打着公益旗号的组织或机构或者事件来找我,但是我判断就是说,它核心的目的其实是营利,是打着这个旗号去要做一个真正“营利”的生意,我觉得这是做公益这件事情本身的一个真正的底线,你不能挂羊头卖狗肉,你必须做这件事情就做这件事情,当然达成一个多赢的结果,其实是非常好的一个结果。但是核心你起始点的诉求是很重要的。

凤凰公益:因为您投资的企业和医疗机构参与公益项目,有没有担心舆论认为您做公益慈善,是为了某些商业目的,动机不纯?如果有这样的质疑发生在您身上,您会怎么面对?

海泉:其实我刚才讲到了,公益是一个多元共赢的事情,互补共赢的事情,我们这个医诺千金,其实希望能够找到最优秀的解决方案,那么当这个解决方案存在的情况下,我们应该用它,而不是说为我投资的项目做了宣传,我们这些企业也都是爱心企业,它有能力和有实力做这件事情。还有就是说,做公益我们不能把它当成一个提取纯净水的这么一个过程,它不是去掉了杂质它就是公益,公益其实是真正能够让水流动,能够互补,去滋养这个土地才是关键点。所以在这里面,每个矿物质其实都是关键点,那每一个矿物质达成了它的社会效应,才是关键点。我觉得做公益不是把它做成了多pure才对的,而是说它达成了效率,让所有人都得到了共赢的结果是关键。

凤凰公益:音乐人、商人、公益人、诗人,您觉得哪个身份带给自己的满足感最多?

海泉:我觉得对我来讲,是什么人不重要,我自己其实做自己就挺好的,我每天只要在做的事情认为是有价值的,有意义的,没有浪费生命就好。

凤凰公益:跨界做这么多事,有没有觉得自己太忙了,忽略了对家庭的陪伴与关注?

海泉:这个是很重要的,也是很正常的,就是说在我们这个职业来讲,本身台前表演工作来讲,其实就会缺失家人的陪伴,这个是一个很无奈的事情,我只能觉得尽最大的努力去平衡这件事情。这件事情其实永远没有一个真正的平衡。

凤凰公益:那这个来讲,公益这块是不是占您的时间配比上会越来越重?

海泉:我觉得这是一个心里的感受,它未必是物理时间,花多大的精力,或这件事情上专注的状态,其实决定了我是否真正专注做这件事情。

羽泉关爱“天使之家”重病弃婴,期待更多人参与

凤凰公益:您最早接触公益是在什么时候?

海泉:事实上如果作为羽泉的成员,我们参与很多的公益项目,羽泉出道以来,就一直在做很多这样的工作,有的是自发的,有的是配合很多专业的机构和组织。比如说我和羽凡我们会持续常年的关注一些公益团体的项目。

凤凰公益:您和羽凡一直在做天使之家的救助。

海泉:天使之家是带病弃婴的福利中心,而且是纯民间的。这样的一个机构其实非常不容易,我和羽凡还有很多好朋友,我们是希望持续的关注天使之家的成长和他们需要的帮助,包括这次我们的医诺千金前不久也走进了天使之家,能够让这些有大病的孩子,未来的救助的过程不再单案去单募款,那个其实是有风险的。因为孩子的救助时间是有窗口期的,如果万一我们没有在那个时间内解决这个善款怎么办呢?或者难道只是靠几个公益志愿者去解决问题吗,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把医诺千金和天使之家合作,常年的建立起来。那么这些孩子快乐成长,包括他们未来能够找到一个真正有归属的家庭,其实才是天使之家的所有工作人员最大的期盼,我们只是助力的其中一部分,我们真正永远能够感谢的,或者最值得尊敬的是那些每天24小时花精力在这个项目上的那些工作人员。

凤凰公益:那当您走进天使之家看到这些孩子,给您的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

海泉:我觉得每一个小生命都是不可多得的,而且他们不管是身体上有哪样的残疾,或者哪样的疾病,甚至是先天的、无法再去弥补的残疾和病痛,但是他们眼睛里面都是闪烁生命力的,所以孩子的眼睛是最无邪的,我们看到他们眼睛里面的生命力,就觉得其实一切还有希望。

凤凰公益:那您会给他们一个怎样的关爱?

海泉:我们会不定期到孩子们身边去看他们,包括羽凡,他能在北京的时间比我还多,所以他能经常去,然后适当的在不同的时期带去一些用品,孩子的用品,包括给那些志愿者,那些照料他们的义工,他们所需要的东西。还有就是我们希望每年的持续帮助他们多做一些推广,希望能够更多人知道,因为更多人参与才有意义,才能够帮到他们,光靠几个人的一己之力是不行的。

凤凰公益:因为您刚刚提到义工,我看报道上说,您和羽凡到天使之家,义工们很喜欢您的歌,如果他们点哪首就会唱哪首歌?

海泉:对,其实那就是一个小型演唱会,羽凡每次去也会拿吉他,那也有钢琴,志愿者捐的钢琴,所以我们就会在那跟孩子们弹弹琴,唱唱歌,可能时间很短暂,但是事实上这样的时光真的很有意义,包括我和羽凡这些年来每次都是做这个。此外,我们还是世界自然基金会中国区的推广大使,无论是关灯一小时,还是东北虎的项目,还是熊猫保护项目,我们都会亲身去参与,有机会到那些无人烟的地方去陪伴那些志愿者、科学家工作,其实也是非常深入的一种人生体验,包括我自己坐绿色和平组织的科考船去北极探访,这些一次一次的,真正深入地去了解,才能够理解某一个公益组织它最内核的原动力,我们才会不遗余力的努力去帮助和推广。无论是哪一个形态的,包括最近我们会帮助中国青少年基金会的扶贫项目“挑战八小时”的常走活动做推广。我们希望自己在现场去参与,去当志愿者,给那些参与的人,爱心人士去送水送饭,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,其实都是在互相鼓励的过程。更重要的是,我们参与也许会让更多人去参与,所以有些人说,你们这些明星做慈善是不是太高调,我们的高调在于希望更多人看到和知晓,那么低调就是在于我们自己真正做的事情,其实也不是有多重要,更重要的是能够更多人参与。

做公益是对生命最好的“投资”

凤凰公益:对您现在正在做的公益事业,您有怎样的期许呢?就是您最大的公益心愿是什么?

海泉:一个公民社会,最重要的其实就是每一个人的善心变成行动,我们自己的能力的确有限,我们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,所以也不可能是那种24小时全职的公益志愿者,也是很遗憾的事情。但是我们力所能及去做。羽凡最近经常说一句我们奥运选手的话就是“你要尽力到无能为力”,他不是一个悲观的话,就是你力所能及吧,而且一个人的社会责任其实在自发完成的时候,会获得最大的满足感。我觉得所有付出爱心的人获得最大的收获就是,又重新收获了更多的爱,所以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特别值得投资的事情。投资在爱心上是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生命的投资。

[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 ]

责任编辑:马明月 PP002
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惊呆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公益先锋胡海泉:医诺千金按下公益快捷键 http://d.ifengimg.com/w120_h90/p0.ifengimg.com/pmop/2016/09/08/81e4c9f5-0e88-4352-b94a-d20a45f58f20.jpg

频道推荐

凤凰公益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